最后的方舱记忆
来源:最后的方舱记忆发稿时间:2020-04-08 11:22:21


【海外网4月8日|战疫全时区】关上车门的瞬间,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终于自由了。拿到核酸检测结果,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,接受当地媒体采访,跟随警察去取车,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。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在隔离的两周里,每天早上9时左右医护人员敲门送饭,“有俄罗斯漂亮小姐姐给我测体温。”一日三餐外加两次茶点是标配,早餐一般是黑面包、奶酪、香肠、西红柿和咖啡;午餐有意大利空心粉配肉丸子、鲜黄瓜;下午送一杯奶和甜品;晚餐有米饭、炸鱼和蔬菜沙拉。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。正吃的时候,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“野餐”蹭酒喝。结着酒劲儿,两人聊得很投机。得知杨勇正在“流浪”,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。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·托尔卡切夫,听到杨勇的经历后,便邀请他住上几日。为表达感谢,杨勇决定展示“中华厨艺”,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,“没想到,给他们辣得不行”。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福奇爱好体育和艺术,高中时期曾是篮球校队一员。在疫情期间,他接受NBA金州勇士队球星库里的“跨界”采访。福奇在采访中特别提醒年轻人,不要自以为年轻力壮,就对新冠病毒有免疫力。“谁也不想整天被关在家里,就像不让你打球,你也不爽一样。但目前严峻的挑战下,需要所有人团结一致、无所畏惧,做应该做的事”。

福奇说,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5日面对直播镜头,他手举“30天疫情防控指引”说,这是疫情防控“唯一也是最好”的工具。

左一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